欄目
首頁 > 植物科學 > 植物學家

走符合國情的植物資源保護和可持續利用之路——訪中科院華南植物園主任任海

  作為我國重要的植物科學與生態科學研究機構,華南植物園是目前我國面積最大以及保育植物種類最多的植物園。對于華南植物園主任任海來說,我國在由發展中國家向發達國家轉變的過程中,要實現“兩個百年”目標,就必須協調好生態、資源、環境、經濟以及社會各方面的關系。

  “國際上對我國的綠色發展期望值越來越高,國際公約的加入也督促我們必須承擔起必要的責任。”基于此,華南植物園近些年始終圍繞退化生態系統的恢復與重建、環境與生態安全、物種的演化形成與維持、生物多樣性保育、植物資源儲備與可持續利用等領域不斷開展著基礎性、前瞻性和戰略性的研究工作,逐步走出了一條符合我國國情的植物資源保護和可持續利用之路。

  充分挖掘植物的經濟價值

  如今,“三個面向”已為科學院各研究機構指明了科技創新方向,而“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在華南植物園開展得尤其好。

  據任海介紹,在植物資源可持續利用上,除了早期橡膠北移的科技攻關,解決了當時國內亟需橡膠原植物的問題外,華南植物園還在歷史上孕育出了我國第一個大面積推廣的雜交水稻品種。

  “十三五”期間,華南植物園的核心是循序漸進開展起戰略植物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據介紹,當前植物園保育的植物種類已達到一萬四千八百種,在亞洲位居第一,而這其中,科研人員又從中篩選出了六千余種有經濟價值的植物,通過做評價,分別從五個方面開展著利用研發工作:

  首先是食物資源方面,據任海介紹,植物園如今已經引進了樹狀番茄、辣椒、甜玉米、木薯等是具有較高經濟價值的食用植物品類;在生物醫藥開發上,他們致力于從番荔枝中提取番荔枝內酯,作為抗癌藥物種類,目前已轉讓企業開展臨床抗癌藥物研發;在功能植物類方面,如日常中藥的重要品種甘草,目前植物園已培育出新的品種,并進行了大面積推廣,結合研發配套栽培技術,希望通過組培在西北地區種植甘草優良品種,提高農民收入。

  “還有枸杞,我們已培育出鮮食品種并研發了保鮮時間更長的新技術。”除了上述三個方向,園林綠化工作也是植物園重點聚焦的領域。任海認為,隨著經濟水平的提升,人們更希望生活環境變美變好,借此華南植物園正在通過其控股公司進行新優鄉土苗木的選育。

  此外還有工業原材料的生產。由于華南地區擁有大面積荒坡和人工林,許多人工林質量較差,植物園如今已探索出殘次人工林的改造及林下經濟植物種植技術和模式。任海表示,成果大面積推廣后,可以更好發揮出生態調節功能,而林下經濟的普及,也將推動植物園在藥材等高經濟價值植物上的種植水平。

  科普旨在公眾理解科學

  科普功能作為我國植物園的重要功能之一,已經被廣大民眾所接受,我國195座植物園每年吸引游客人次超五千萬。

  談到植物園的科普功能,任海指出早期的科學傳播模式早已不適合今天的時代發展要求。

  “以前大家都是被動接受,是一種灌輸式的傳播,后來植物園的科普工作又成了一種公共教育,像學校一樣,除了傳統的參觀學習,還為科學教育服務,補充人們的校外知識。”而今天,任海認為科普更加強調的是公眾理解科學。

  “我們希望大家理解科學的精神和過程,為此,我們開展科普活動的形式也越來越多樣化起來,比如自媒體模式和直播。”據介紹,如今植物園的科普教育以環境教育為主,人們通過來植物園參觀,提升其對環境的保護意識。

  此外,生態學知識的傳播也是其中一項,而核心是提高全民的生態文明素質。“我們非常希望通過環境教育,使民眾能在日常生活中改變一些自身的行為,國家也要改變其經濟發展模式,植物園的科普教育核心就是在新時期為公眾理解科學服務,提升人們的科學人文素養”。

  關于科普教育,任海坦言目前西方植物園的科普教育能夠影響人的行為,而我國植物園在這方面的整體意識還不夠。

  他認為植物園的發展除需要物種和論文的支撐外,還需要種植技術人才以及專業的科普人員的凝聚,但目前由于植物園的體制機制還不能完全適應發展需求,導致了人才的聚集和培養還稍顯乏力。

  建立適合我國植物園的發展體系

  雖然當前我國植物園發展很快,遷地保護了全國本土植物的70%左右,但任海坦言我國植物園和國際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如果從植物園的考核標準看,單在有效保護物種上,無論是保護質量還是保護數量,我國植物園還無法達到完全有效保護。

  “此外,還有科研質量問題,發達國家植物園論文影響因子還遠高于我國植物園,高影響力的論文我們還不多。”而在植物資源的開發利用方面,比如改變世界的植物種類方面,任海也承認我國植物園在此領域還沒能對世界形成貢獻。

  在植物園的精細化管理上,他認為目前在規劃設計和美觀度上,我國植物園與西方差距很大,在追求植物園科學的內涵、藝術的外貌和文化的底蘊上我們還有很多的工作要做,而這些缺陷任海將其歸因于管理上的漏洞。

  綜上,雖然現在我國植物園在世界上已經有了發言權,但任海呼吁我們依然要盡快建立起一套適合我國植物園的發展體系。

  他指出我國和國外植物園相比,現在基本上處在“跟跑”到“并跑”階段,如果整體上達到“領跑”或者具有了西方的影響力,至少還需要二十年的時間。“我們需要在這二十年中趁勝追擊。”

  任海強調,如今,我國的植物園必須在內部管理上讓員工“物盡其用、人盡其才”。“雖然我們在科學院的管理體制下運行,但植物園也應該有自己的考核維度。”他表示,無論是從研究所的角度,還是從科學院對植物園的管理角度,或是國家對植物園的發展角度上著眼,我們還要繼續探索適合我國植物園發展的體制機制,走出符合我國國情的植物園發展模式。

  據了解,“十三五”期間,華南植物園仍將繼續堅持三個“面向”,一方面要仔細研究國際植物園的發展趨勢,與國際接軌,另一方面要在國家重大需求上下功夫,對國際趨勢、國家發展、國民經濟展開深入調研,形成共識。

  據介紹,為了找到合適的發展路徑,華南植物園如今已第九次修改了自己的“十三五”規劃版本,除了“一三五”以外,還制定了八項改革措施。

  任海強調,一切規劃沒有體制機制的配套改革是沒辦法付諸實踐的,所以華南植物園如今已經根據發展實際,將人才隊伍、創新文化、科研考核評價以及科研組織模式等方面做了調整,集中為“一三五”服務。

  據悉,今年華南植物園的科研經費已經突破了兩個億,任海認為這充分說明了國家對植物園發展的重視程度正在日益提升。

TOP caoprom超碰公开,caoprom超碰公开,国产97人人超碰caoprom,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