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首頁 > 植物科學 > 植物學家

研究植物學 窩在辦公室可不行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鐘揚支援西藏大學已有10個年頭-研究植物學 窩在辦公室可不行

走進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鐘揚教授的辦公室,卻沒能看到預想中的各種奇珍異草和植物標本。植物學家不養植物么?鐘教授笑著解釋道:“這是你們對植物學家的誤解,我平時不養植物,那是因為在工作時我已經最大程度地與植物親密接觸了!”鐘揚與植物親密接觸的地方正是號稱“世界屋脊”的西藏。一般內地的干部援藏二三年的時間,而鐘揚入藏工作已經10個年頭。
   
五年克服高原反應
   
    上海的生物資源十分貧乏,我國最豐富的生物資源在云南,西藏的動植物資源也在前列。因此,鐘揚將西藏當作研究植物的天然研究室。他介紹說:“除了研究植物,我們還對西藏大學進行了支援。10年中,我們實驗室培養出了第一個藏族植物學博士,西藏大學也拿到了第一個生物學自然科學基金。”
   
    扎西次仁是鐘揚在復旦指導的一個藏族植物學博士生,在確定了“西藏巨柏保護的遺傳學研究”博士論文課題后,師徒倆用三年時間在藏東南地區沿雅魯藏布江兩岸調查巨柏的分布與生存狀況,直至將現存的3萬余棵西藏巨柏登記在冊,并對其野生種群一一標記分析。鐘揚說:“我時常教育自己的學生,最好的植物學研究一定不是坐在邯鄲路的辦公室里做出來的。”
   
    如今,鐘揚作為長江學者在西藏大學工作,這在正教授中也是很少見的,高原生活遇到的種種困難也只有自己知曉。“剛到西藏的時候,我用了整整5年來克服高原反應。后來體檢時發現高原環境還是對心肺功能造成了損傷。”現在每年鐘揚還要進藏大工作150天以上,而他已做到當天到拉薩就能開展工作了。
   
    鐘揚把自己比作裸子植物,像松柏,在艱苦環境下生長起來的植物才有韌性,生長得慢卻剛直遒勁。有人問鐘揚還要在西藏待多久,他堅定地說:“不拿到藏大的植物學博士點,我絕不離開。”
   
從艱苦中提取快樂
   
    鐘揚的同事和學生給他總結了兩個特點——“快速切換”和“斷點續傳”。鐘揚有時一天要在西藏和上海海拔相差4000米的兩地工作,但他總能快速適應,同事笑稱他就像電腦模式切換般迅速。學生也說鐘老師思維的“斷點續傳”能力比迅雷還強大,由于鐘揚兼任院里的行政職務,工作時常要被各種會議和來訪的人打斷,但事情忙完后,總能立即投入原先中斷的工作。
   
    鐘揚是2010年度上海市勞動模范,他說:“勞模給人的感覺總是很苦,而我卻時常感到快樂。由于生命科學研究競爭激烈,我們院許多老師都是超負荷工作,幾乎每個人都可以稱為勞動模范。作為一名黨員,從艱苦中提取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鐘揚有一個夢想:通過自己領導的團隊,將復旦和藏大的生物多樣性科學研究推向世界。
TOP caoprom超碰公开,caoprom超碰公开,国产97人人超碰caoprom,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