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首頁 > 認識植物 > 植物知識

[人民日報]“無籽葡萄抹避孕藥”純屬無稽之談

《人民日報》2016年09月13日       作者:蔣建科 史自強 胡安琪

  時下正值吃葡萄的時節,但近日一段視頻在微博、微信上大量傳播,讓不少人“望葡萄卻步”。視頻中,一位“果農”模樣的男子一邊搬運葡萄,一邊和拍攝者對話,稱無籽葡萄是“蘸了避孕藥的”。隨著視頻轉發傳播,一些無籽葡萄產區被媒體曝出銷售已受影響。無籽葡萄是怎么種出來的?真是蘸了避孕藥所致嗎?吃無籽葡萄會損害健康嗎?人民日報“求證”欄目記者進行了走訪調查。

  抹避孕藥能讓葡萄無籽?
回應:受訪果農從未聽過這種做法;專家表示人用避孕藥對植物不起作用
這段網傳視頻中,“果農”反復提到了“避孕藥”,并回答拍攝者提問說,“無籽葡萄不敢給孩子吃”“吃了肯定有影響”。
在新浪微博上,名為“石家莊資訊通”的官方認證賬號8月28日透露,這段視頻的發生地是在石家莊附近的一家采摘園,來源是粉絲爆料,其家人在8月27日從采摘園的果農處獲知該“內幕”。
記者9月11日與該微博運營者聯系,詢問視頻中的采摘園在哪里,可否聯系上爆料網友。該博主回復:“他拒絕接受采訪。”而目前通過微博檢索,8月27日網民“太陽蒙臉的面罩”最早在微博發布這一視頻,該網民9月11日回復記者:視頻系網友提供,“已經辟謠了,果農的說法不完全屬實”。
為弄清真相,記者來到河北石家莊周邊的幾個主要葡萄產區。當地農民看了視頻,表示視頻中“果農”的口音像本地口音,但有待進一步確認。
在晉州市東里莊鎮宿生村,葡萄種植大戶李倉英表示,自己從未聽說過抹避孕藥能種出無籽葡萄來。記者向晉州的農技員和鄉鎮干部打聽,他們也都表示沒聽過這種做法。

  涂抹避孕藥能產生無籽葡萄嗎?
石家莊市婦產醫院生殖醫學中心二門診主任亓蓉表示,避孕藥只有在進入人體后才能被人的響應識別機制所識別,進而調節體內各項生理指標,達到降低受孕效果的目的。而植物體內缺乏相應的受體以及信號途徑,作為動物激素的避孕藥無法被植物識別和起效,也就根本無法給植物“避孕”。
“蘸避孕藥的說法很荒謬。”中國農業科學院果樹研究所、農業部果品質量安全風險評估實驗室(興城)主任聶繼云說,植物用的生長調節劑俗稱“植物激素”,與動物激素的分子結構完全不同,植物細胞與動物細胞的結構和攜帶的蛋白也完全不同。人用避孕藥沒法讓水果無籽,植物激素也無法調節人的生長發育。

  無籽葡萄是怎么培育的?
回應:有的使用赤霉素等植物生長調節劑,有的利用突變個體來生產,營養上與正常水果無差別
石家莊市林業局果樹站站長劇惠存介紹,水果的種子(即籽)是由植物的胚珠發育而來,而果實(即果肉)由子房發育而來。在水果的生長發育過程中,如果抑制胚珠的發育,同時不影響子房的發育,就能培育出無籽水果。
據介紹,目前無籽水果的常見培育方法主要有3種。一種是利用植物激素處理,抑制種子生長而促進果實發育;第二種是通過雜交,使原本能夠產生種子的二倍體植物轉變為三倍體植物,阻礙種子正常發育,同時給予一定刺激,使果實自身能夠產生足夠使其發育的植物激素,促進果實形成。無籽西瓜就是用這種方法得到的;第三種是通過尋找植物自身產生的種子不育、但又能夠自身產生植物激素的突變個體,來生產無籽水果。
劇惠存介紹,無籽葡萄是第一類和第三類無籽水果的典型例子。比如我國栽培面積最大的巨峰葡萄,如果在葡萄盛花期及幼嫩果穗形成期,用一定濃度的赤霉素進行處理,抑制種子發育,促進果實膨大,可以獲得無籽巨峰葡萄。“京可晶”“大粒紅無核”等葡萄品種,由于其本身的變異,在授粉之后,受精胚囊會很快停止發育,但果實本身可以產生激素,從而使得果實膨大發育為無籽果實。“從營養上看,無籽水果與正常水果并無明顯差別。”劇惠存說。
“種的葡萄不僅是銷售,自己也會吃。”石家莊市深澤縣鐵桿鎮杜社村果農劉利更已經種了將近20年的葡萄,他說,“比如夏黑這個品種,在花期使用赤霉素處理,就會成為無籽葡萄,好多村民都知道。”杜社村果農劉洪波說:“植物激素用起來挺方便的,而且也便宜,根本犯不著用避孕藥。”
聶繼云介紹,赤霉素是葡萄無籽化栽培中最常用的一類植物生長調節劑,已經合法登記用于葡萄生產。赤霉素是一種天然的植物激素,20世紀30年代由日本科學家在研究水稻植株赤霉菌感染時發現,后來研究人員利用發酵法或人工合成法進行規模生產,用于馬鈴薯、番茄等作物,促進生長、發芽,提高果實結實率。

  赤霉素對人體有害嗎?
回應:赤霉素毒性極低、易降解;據歐盟標準,成人每天吃約1.8噸殘留赤霉素的葡萄才可能有影響
由于“避孕藥”與“無籽(子)”容易引發聯想,不少網民表示,“以后再也不敢食用無籽葡萄了”。無籽葡萄使用的“植物激素”會不會殘留,對人體有影響嗎?
中國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研究員、國家葡萄產業技術體系病蟲害防控研究室主任王忠躍說,植物激素是植物本身含有的、可以調節植物生長的一類物質,也可以人工合成類似物質。只要科學使用,就會起到增產作用。即使不科學使用,也只會對作物的品質、儲運、貨架期等造成影響,不會影響食品安全。對此類農用物資,農業部經過大量科學實驗,證明不對人類、動物以及環境造成危害。
劇惠存說,赤霉素等植物激素即便被人食用,也很快會隨代謝排出體外,對人體并無不良作用。何況植物中自然產生的植物激素原本就不少,食用它們后也不會產生健康危害。
“正如動物激素無法作用于植物,在農業生產上使用的各類植物激素,即使攝入后也無法調節人的生長發育。”亓蓉說,因此不用擔心會影響兒童發育。
聶繼云解釋,在栽培葡萄時使用赤霉素的濃度極低,如果濃度高了或施用量大了,反而會對植株造成損傷。而且,從花期施用赤霉素至葡萄采收要經歷兩三個月,先前噴施的赤霉素基本都降解了。
劇惠存在實踐中也發現,如果過量使用植物生長調節劑,有時會造成植株生長不正常,出現瓜條畸形、葉片扭曲、莖蔓發脆等問題。但這些都是對植物產生的影響,目前并未發現對人體造成危害的案例。
果農劉利更說,赤霉素用量非常少,“要是用多了,果枝變硬、果皮變薄,不利于長途運輸”。
王忠躍還表示,赤霉素毒性極低。國際上許多國家對使用后不影響食品安全的化合物實行豁免,我國正借鑒國際經驗,對包括赤霉素在內的一些植物生長調節劑進行豁免標準討論。記者在農業部農藥檢定所官網——中國農藥信息網的“農藥最大殘留量數據庫”中查詢“赤霉素”,顯示美國、日本、澳大利亞、韓國、新西蘭以及國際食品法典等中,只有日本對赤霉素的最大殘留量值進行了規定,為0.2毫克/千克(網站顯示數據更新于2012年5月29日)。我國國家衛計委和農業部發布的《食品中農藥最大殘留限量》(GB 2763—2014)中未涉及赤霉素。
聶繼云介紹,目前歐盟關于赤霉素的無可見有害作用劑量標準為每天3毫克/千克,也就是說,一個體重60千克的成年人,每天攝入180毫克赤霉素才可能會對健康產生影響。根據多年來我國農業部葡萄質量安全風險評估結果,葡萄中很少檢出赤霉素,檢出樣品中的殘留量不超過0.1毫克/千克,按照此數值計算,體重60千克的人每天要吃1800千克殘留赤霉素的葡萄才能攝入180毫克赤霉素。

TOP caoprom超碰公开,caoprom超碰公开,国产97人人超碰caoprom,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