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首頁 > 科研動態 > 綜合新聞

中國科學報:逾735萬份數據!生物資源“金礦”等你來挖

  作為科技“國家隊”,中科院打造的生物資源“金礦”已具規模。記者通過12月22日在京發布的中國科學院生物資源目錄了解到,目前中科院40多個研究所73家生物資源庫館已儲備了超過2900萬份生物資源,其中超過735萬份已實現數字化,可全面開放共享。

  “從宏觀層面來說,摸清家底,了解整個生物資源的分布情況與系統結構非常重要。”中科院戰略生物資源計劃科學指導委員會顧問、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宜瑜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指出,“它在生態環境建設、工農業發展、國家生物安全等方面是很重要的支撐。”

    整合“家底” 服務創新 

  此次發布的中國科學院生物資源目錄,匯集了中科院40多個研究所73家生物資源庫館的超過735萬份生物資源數據,包括生物標本、植物資源、生物遺傳資源、實驗動物資源及生物多樣性監測網絡資源,形成了完整的數據生態系統。

  中科院歷來重視對生物資源的保存和創新研究。2016年,中科院啟動了戰略生物資源計劃(BRP),以服務社會發展和支撐科學研究為基本職能,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和國民經濟主戰場,形成了“5+3+1”網絡構架,即5個資源收集保藏平臺、3個資源評價與轉化平臺和1個信息中心。

  “中科院各類資源散落在各個研究所、臺站,甚至是科學家的實驗室中。”中科院戰略生物資源管理委員會副主任黃宏文向《中國科學報》介紹,“‘十三五’期間我們的一項重要工作是形成一個整體的網絡架構,使我們的資源成為一個整體服務國家戰略。”

  生物資源是科研的基石和創新的源泉。以模式與實驗動物平臺為例,2017年上海非人靈長類動物平臺通過體細胞克隆技術首次成功開啟了批量化、標準化創建疾病克隆猴模型的新時代;今年,昆明和武漢的動物實驗中心構建了新冠恒河猴模型、廣州動物實驗中心構建了新冠ACE2小鼠模型,為突破疫苗、藥物快速從實驗室向臨床轉化提供了關鍵技術支撐。

  據BRP信息中心負責人、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馬俊才介紹,“公眾可以利用‘一站式’平臺獲知中科院所有生物資源信息,按需‘淘寶’,向其所在單位獲得實物或數據資源使用權。”

  開發利用 “盤活”庫存 

  “要真正把生物資源收集和保藏做扎實,關鍵要推動資源利用。”陳宜瑜說。

  在開發利用中“盤活”現有生物資源,這正是BRP的核心目標之一。

  針對今年的新冠疫情科研攻關,中科院戰略生物資源網絡快速響應。國家病毒資源庫先后提供新冠毒株、臨床樣本5000余份,服務檢測試劑、醫療、抗體等20余項攻關任務。同時,國家微生物科學數據中心1月24日就正式開放了“新型冠狀病毒國家科技資源服務系統”,通過科學數據共享,支撐快速檢測方法、疫苗和抗體藥物研發。

  同時,該網絡的多個植物生物資源項目經過推廣已收到良好的經濟與生態效益。例如,其推出的雜交構樹項目已在20多個省區市推廣,種植面積達100余萬畝,惠及20余萬人口,有效支撐了國家扶貧攻堅任務。

  作為該資源網絡中的“后起之秀”,“十三五”啟動建設的遺傳生物資源衍生庫正在為經濟發展注入強勁動力。以目前正在建設的年產5000噸氨基葡萄糖生產線為例,其產值預計達5億元。“生物資源衍生庫的意義在于鏈接從資源到應用的重要環節,搭建科學研究與技術開發的橋梁,服務科技創新、產業升級和生態文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蔡磊介紹。

    生物安全 合作共贏 

  生物資源涉及到國家生物多樣性與生物安全戰略,已經成為國際競爭的熱點。

  目前,我國已形成了國家種質資源庫館、國家標本資源庫、國家微生物資源庫等30個國家生物資源庫、館體系。依托戰略生物資源平臺,中科院已建成9個國家生物種質與試驗材料資源庫和1個國家微生物科學數據中心,占據其中1/3。

  “不僅在標本館等傳統生物資源領域,在干細胞等新興領域,中科院已成為國家科技資源共享服務平臺的骨干力量。”馬俊才說。

  今年10月,我國已通過生物安全法,對生物資源安全管理作出立法約束。在此背景下,陳宜瑜認為,摸清生物資源的“家底”對控制我國重要生物資源的外流和外來生物的入侵具有支撐作用。但他同時表示,維護生物安全并不等于限制交流,生物資源的收藏和利用“不能完全封閉”。

  “最近500年,正是南美洲的植物——玉米、紅薯、土豆等,養活了世界許多人。如果沒有國際交流,就沒有法國大餐,意大利美食和‘舌尖上的中國’。”黃宏文說,“談生物安全應該站在全球視野上,在實現生物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推動開放合作與國際交流。”

  站在“十四五”的起點上,黃宏文表示,BRP將進一步開展生物資源系統評價與挖掘利用的共性技術研發,針對性收集和系統評價國內外重要生物資源,形成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元件、新材料、新品種和新技術,提升我國自主科技創新能力,整合資源推動生物產業發展。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20-12-23 第1版 要聞)
TOP caoprom超碰公开,caoprom超碰公开,国产97人人超碰caoprom,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