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首頁 > 科研動態 > 綜合新聞

國家野外站如何才能枝繁葉茂

  日前,科技部辦公廳發布《關于開展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調研和推薦布局建議的通知》,將組織開展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調研和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以下簡稱國家野外站)的推薦布局工作。

  為此,《中國科學報》尋訪多個中科院建立的國家野外站,了解它們正在面臨的挑戰,探討如何進一步加強國家野外站建設,充分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梧桐栽得遠,鳳凰不愿來? 

  1955年以來,中科院共建立了212個野外站,其中國家級站47個,主要集中在生態、環境、農業、海洋、地球物理等研究領域。不少野外站都建立在地理位置偏遠、自然環境惡劣的地區。

  在這樣的地方,人才問題總是表現得尤為突出。

  中科院新疆天山冰川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以下簡稱天山冰川站)站長李忠勤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說:“我們這里條件艱苦、工作量大,觀測技術人員很難干得長久。”而人員流動性大、隊伍難以穩定,給該站的工作帶來了很多困難。

  天山冰川站地處我國天山中段北麓,隸屬于中科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人才制度依托于研究院。“院里統一招聘,最低學歷要求是博士,進來之后,從事野外考察、冰川數據觀測等工作,有些大材小用,時間一長他們確實不愿意干。”李忠勤說。

  在他看來,觀測雪深、凍土、冰川物質平衡等數據,專業性非常強,首先需要長期穩定的科研技術人員,本科學歷的人,經過一段時間培訓就能勝任,關鍵是長期穩定。可目前針對長期從事技術觀測人員的晉升渠道、福利待遇等保障措施并不完善,沒多少人愿意一直干下去。因此,一方面要完善現有技術人員體制;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建立合同制觀測人員體制,招聘長期合同制員工,保證觀測工作長期、連續進行。

  對中科院黑龍江海倫農田生態系統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以下簡稱海倫站)來說,類似問題同樣存在。常務副站長李祿軍說:“觀測人員常年出野外,非常辛苦,可到了年底考核時,工作卻難以量化。我們做科研的人,有論文、項目等考核指標,可觀測人員呢?總不能說觀測了多少數據,在野外待了多少天吧?工作成果不容易顯現,在一定程度上難免會影響工作的積極性和主動性。”

  李祿軍表示,作為野外站的管理者,他也在思考解決辦法。未來,他們計劃多關注觀測技術人員的個人發展,在觀測工作之外,培養他們的科研能力,在提升個人能力的同時,也提高了一線觀測人員的業務水平。同時,他也希望通過一定的考核、激勵機制,增加觀測人員績效等收入,提升工作積極性。

  觀測遇瓶頸,方法應完善 

  海倫站以黑土和大豆為主要研究對象,有許多農業生態長期定位實驗,在黑土區農業生態的生態要素觀測、研究和示范推廣等工作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近幾十年來,氣候變化明顯,根據海倫站觀測數據,地溫逐年升高,最大凍土深度已從2005年的175厘米降至2018年的118厘米。李祿軍介紹,基于傳統的長期定位實驗已經無法解決諸如氣候變化等帶來的新問題,希望通過完善和建設新的科研系列裝置和平臺,為解決新的問題提供支撐。

  中科院西雙版納森林生態系統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以下簡稱版納站)立足我國熱帶森林植被面積最大、類型最多樣、保存最完整、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長期觀測森林生態系統的結構、過程與功能,并關注受損森林生態系統的生態修復。

  站長林露湘介紹,經過長期觀測工作發現,20多年前設置的一些水文觀測方法存在缺陷。版納地區旱雨季分明,土壤水分含量是制約許多熱帶起源樹種由溝谷向山脊分布的重要因素之一,由于山地條件下的土壤含水量和地下水位變化極為復雜,依靠目前版納站在整個觀測區域內僅有9套土壤多層含水量觀測系統和4個地下水位觀測井,不足以對土壤水分含量隨地形和植被變化的過程進行準確描述。

  當前,版納站正在組織專家對水文、土壤、大氣、生物等觀測項目中存在的缺陷進行深入討論,旨在修訂或重新制定長期有效的觀測方法。

  平臺搭得好,問題才有解 

  中科院新疆阿克蘇農田生態系統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以下簡稱阿克蘇站)位于塔里木盆地最大的綠洲,也是塔里木河三源匯合的區域,合理分配、利用水資源是關系到這一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以及生態健康的關鍵。

  由于環境極端干旱,塔里木盆地長期使用膜下滴灌的方式進行灌溉。覆膜雖然減少了蒸發量,但會殘留在土壤、地表水中,影響水土健康。同時,覆膜滴灌也引起了當地的植被格局變化。為解決這些區域可持續發展中面臨的現實問題提供科技支撐,是阿克蘇站的重要任務和責任。

  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副所長、阿克蘇站站長孫福寶介紹,“依托新疆生地所,阿克蘇站在塔河水資源管理研究方面有著扎實的基礎。多個團隊都在這里進行過考察研究,但這些研究仍然比較分散,不成系統。”

  目前,阿克蘇站正致力于把觀測點整合起來,集中力量將塔河流域干流、支流的水文、生態、資源、學科布點等梳理清楚,對流域全方位的生態環境有更系統的認識。與此同時,阿克蘇站正逐步加強與地方大學、水文林草部門的交流與合作,成為面向該所、面向區域、面向社會的資源平臺。

  對于版納站來說,平臺搭建同樣重要。“我們正在轉變服務模式,化被動為主動,搭建合作平臺。不僅提供基礎數據,還利用臺站儀器和樣地等實體資源,與其他部門或單位合作,做到資源互補、優勢聯合,更好地發揮野外站應有的作用。”林露湘說。

  盡管實際工作中面對種種問題,但各大野外站正在努力完善平臺建設、創新人才舉措,并通過開放交流、資源共享等措施,擴大影響,實現更大的價值。

  乘著國家野外站調研和推薦布局工作的東風,期待這些“梧桐樹”長得更加繁茂。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19-10-21 第1版 要聞)
TOP caoprom超碰公开,caoprom超碰公开,国产97人人超碰caoprom,超碰97人人做人人爱